滴滴找“车”|深度 - 全国票务-首页

滴滴找“车”|深度

在滴滴顺风车下线近一年后,网约车领域战局大变,仍是霸主的滴滴却亲自下场做起了聚合平台,美团、高德真的对它造成威胁了吗?滴滴真正的担忧来自哪里?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陈运动,编辑:陈涧,设计:甄开心,实习生:何慕丹 网约车江湖风云变色,霸主滴滴也坐不住了。 6月28日,据新浪汽车消息,知情人士透露,日产汽车、东风集团正与滴滴进行谈判,计划成立一家合资企业以管理滴滴的共享出行车队,同时,滴滴将可能获得东风自主品牌汽车。 两天前的6月26日,滴滴与广汽集团、腾讯等联手推出的移动出行平台“如祺出行”宣布上线,率先在广州试运营。 顺风车恶性事件之后,滴滴牵头与31家车企形成的“洪流联盟”,一度鲜有合作传出,此次如祺出行的上线,以及与东风集团的合作一旦属实,表明洪流联盟的落地开始加速。 6月27日,据界面新闻消息,滴滴在成都试水聚合平台,接入数家第三方出行服务商。而前一日上线的如祺出行也将接入滴滴。 在高德打车、美团甚至一些传统车企都开始布局网约车领域时,在顺风车领域缺席快一年的滴滴,即使仍是霸主,但也没办法坐视竞争对手的入侵。在顺风车业务恢复无期的背景下,上线聚合平台算是应对之举。 但无论是洪流联盟,还是聚合平台,都是在解决滴滴一直以来存在的一个关键问题,即运力不足。滴滴曾经寄希望于洪流联盟,如今又将目光投向聚合平台,问题能引刃而解吗? 雷声大雨点小的“洪流联盟” 2018年春天,滴滴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洪流联盟”成立。 这场撬动半个出行圈的发布会,集结了一汽、北汽、比亚迪、广汽等知名车企代表,现场公布的31位“洪流联盟”成员里,网罗了来自汽车制造、零配件制造、新能源、数字地图和车联网等汽车产业链企业。 ▲滴滴“洪流连盟成员”以传统车企为主。 在当时的发布会上,滴滴宣称要借助洪流联盟共建汽车运营商平台,推广超过1000万辆新能源车,但这背后,其实隐藏着滴滴自己的忧虑。 自2016年7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起,滴滴依靠巨额补贴吸引来的“灰色”运力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 2017年3月,滴滴发布数据称,累计“清退”超过2500万名司机,清退原因大多是因为“三证”(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不齐全,部分司机使用他人账号接单等。尽管结合滴滴2016年9月公布的1500万平台司机数量来看,半年时间增长1000万名注册司机的数据遭到外界质疑,但其对滴滴运力的沉重打击不言而喻。 眼看着大量的散户司机因受到政策监管无法快速持证上岗,而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网约车平台一直对滴滴的存量市场虎视眈眈,滴滴找到备受销量下滑煎熬的汽车厂商们,迅速完成了洪流联盟的构建。 “滴滴希望成为未来最大的新能源汽车运营商。”滴滴CEO程维在那场发布会上如是说。但不久之后的顺风车事件让一切有了变数。 2018年8月26日,滴滴称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当年9月12日,交通部等发布通知称,将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非法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专项整治活动,要求在2018年年底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 运力问题再度扼住了滴滴的喉咙,但寄予厚望的洪流联盟成员们出现异心。 自2018年下半年起,几个主要的洪流联盟成员纷纷布局专车业务,与滴滴同台竞技。当年11月,上汽集团正式发布“享道出行”品牌,由上海开始进军网约车业务。2019年1月,江淮汽车旗下推出移动网约车出行品牌“和行约车”,在合肥正式上线。 洪流联盟中的部分成员甚至直接加入了新的联盟。 今年3月22日,长安汽车、中国一汽、东风汽车三大央企联合腾讯、阿里、苏宁等,在南京正式签订合资协议,共同成立T3出行公司。腾讯、阿里和苏宁在该合资公司中占比超过三家车企。 根据当时的介绍,T3出行前期为网约车业务,未来会涉及长短租、分时租赁业务等,计划今年5月底6月初在南京上线5000辆车,年底布局6个城市。不过,其是否如期在南京上线,未有公开消息可证实。 “到2020年,滴滴平台上的新能源汽车将达到100万辆。”洪流联盟成立时,程维的口号言犹在耳,但仅仅与广汽、南方电网达成进一步合作的滴滴,离理想中的洪流联盟还有一段差距。 随着滴滴与广汽、东风的合作推进,洪流联盟也许能在未来加速为滴滴补充运力。 妥协的滴滴 洪流联盟推进缓慢,顺风车重新上线无期,滴滴不得不另寻出路。 据界面新闻证实,截至目前,滴滴达成合作的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包括曹操出行、如祺出行、秒走打车、斑马快跑等,用户陆续可以通过滴滴呼叫这些平台的车辆。 此外,根据界面新闻的消息,滴滴与第三方的合作方式为,双方各自提供流量和运力,滴滴会从第三方抽取佣金,但依据第三方出行商提供的运力情况,滴滴抽取的佣金不等,每单最低抽取10%的佣金。不过滴滴对这一抽成比例予以否认。 滴滴做聚合平台,是大势所趋,也是无奈之举。 在外界看来,滴滴选择首先在美团和高德地图已经布局的城市上线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和两家网约车后来者一样做起聚合平台的买卖,颇有一种强势反击、死守市场的意味。 自顺风车下线以来,各路网约车、租车势力都在奋起直追想要瓜分滴滴的市场份额,就连造车新势力也纷纷下场,2018年下半年起,蔚来、小鹏、威马陆续宣布入局共享出行。 除此之外,高德打车的快速扩张,也让滴滴焦虑。据自媒体“晚点Late Post”此前的消息,高德打车业务日订单量已经超过400万单。根据2018年8月程维对外公开的3000万日订单数据来看,这已经相当于滴滴13%的日订单量。 “如今看来,聚合平台应该是滴滴对洪流联盟的一种补充,实质上还是在解决‘运力荒’的问题。”在一些网约车内部从业人员看来,在联盟成员纷纷“另起炉灶”的情况下,滴滴正在从立志做“最大的新能源汽车运营商”,向“最大的新能源汽车运营商平台”妥协。 做聚合平台的滴滴,还能维持其惯有的优势吗? 尽管是聚合平台的后来者,但相比于一撤下补贴、市场份额就出现下滑的美团打车,占据市场份额大头的滴滴依然优势尽显。据“AI财经社”消息,秒走打车在司机端宣传称,成都地区滴滴所有用户端已经上线秒走打车,“大量订单都会输送过来,抓紧上线听单”。 “网约车这个市场的竞争壁垒,一个是用户流量,一个是合规司机的数量,第三点就是大数据。”据“燃财经”援引易观汽车出行行业分析师孙乃悦的话称,“滴滴在这几方面,有非常大的优势,后进入者是难以在短时间之内跟上的,所以我觉得头部平台的地位不会变。” 滴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确保市场份额。 “随着从合作方转变为竞争对手,滴滴很有可能会从高德打车平台入口撤下。而争夺小众的网约车平台可能成为几个大的聚合平台间的新玩法。”有网约车从业人员告诉无冕财经。尽管没能和上汽、北汽共建新能源汽车运营平台,但并不影响将享道出行、华夏出行聚合到滴滴上。 不过,对于滴滴来说,即使是聚合平台,也面临着旧挑战。 6月25日,滴滴公布第一期《安全透明度报告》,向公众证明了滴滴已有的安全功能在阻止冲突升级、协助案件侦破方面起到关键作用。但安全仍是是悬在所有网约车平台头顶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顺风车事件教训在前,对于接入第三方服务商的聚合平台,如何保证这些平台的合规性、安全性,都是滴滴要面对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