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灰司机产业链:百万人租车跑滴滴 被金融镰刀收割 - 全国票务-首页

揭秘灰司机产业链:百万人租车跑滴滴 被金融镰刀收割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黎曼   来源:一本财经(ID:yibencaijing)   对滴滴司机,大家的第一印象,他们是开着自驾私家车的车主。   但实际上,其中存在数百万的“特殊”车主。他们大多是外地人,从租车公司租车跑滴滴。   司机、汽车租赁公司和滴滴之间,形成了一条弱肉强食的利益链。   为了招募司机,租车公司和滴滴形成了“利益合谋”,甚至帮助司机绕过监管,缴纳罚款。   滴滴无疑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在掣肘租车公司之后,租车公司只能进一步压榨司机。   这群司机的收入日渐稀薄,成为最终被收割者……   01 灰司机   晚上11点,李洋在沙河高教园地铁站,等待这天的最后一个乘客。   他家住在昌平马池口,为了不空车回家,他通常都会在这里等待顺路的乘客。   运气差的时候,他得等半个多小时,到家的时候,已是北京的后半夜。   而第二天清晨5点半,李洋就会起床。6点,他准时开着八成新的朗逸开始跑滴滴,绕北京城一大圈。   这样的日子,已重复了4年。   4年前,李洋从黑龙江来到北京,并成为了一名滴滴司机。   但李洋和普通的滴滴司机不同,他通常会避开机场、火车站等地区,遇到查车的,都会绕行。   这是因为他们的车并不是自己的,而是租来的。   大家对滴滴司机的第一印象,是他们是一些拥有私家车的车主。   而不为人知的是,其中存在着大量租车跑滴滴的司机。   这个群体,远比我们想象中庞大。   “全国租车跑滴滴的司机,已达到了数百万。在北京等个别城市,租车的占了绝大多数。”多位租车公司的创始人透露。   这个群体大多在30岁以上,学历较低,多是破产小生意人、黑车司机、第三产业劳动者、兼职白领和兼职小生意人。   此外,他们大多是来一二线城市谋生的外地人,经济条件不好。   建坤永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销售员小C透露:“现在在北京跑滴滴的,大都是外地人。”   “他们的收入都不太高,在每个月7000元到1.2万元之间,还要扣去四五千的租车成本。”一家租车公司的创始人吴光透露。   为了赚这个钱,他们每天要跑十几个小时以上。   他们是互联网盛世繁华下的产物,他们将一切都依附在一辆车上,游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在滴滴这种网约车模式崛起之后,曾经存在一批租车跑滴滴的司机,但比例并不高。   但2016年年底,《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问世之后,各地政府又再推出了自己的监管细则。   比如,北京要求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1.8升。   在一些监管很严的城市,很多低档轿车难以达标,被洗出门外。   司机们为了继续跑滴滴,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租车”。   于是,2017年前后,在网约车监管严格的城市,崛起了大量的租车和汽车金融公司,开始和滴滴合作。   据多位租车公司的人员透露,这样的汽车租赁公司,已超过4000多家。   滴滴、租车公司和司机,正在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滴滴无疑处在食物链的顶端,而司机则被层层盘剥,利润和生存空间在不断减少……   02 绕过监管   为了招聘司机,滴滴与租车公司之间,似乎形成了某种“默契”。   在滴滴的客户端,就有一个招募这类司机的入口。   李洋就是从此处报名的,他点击滴滴页面的“车主招募”,就看到了“无车加入”的选项。   李洋填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第二天,他就接到了自称与滴滴合作的租赁公司电话,叫他去门店咨询并看车,并给他发了一个位于北京沙河的地址。   起初他有些不安,怕是骗局。   等到了租车公司,他发现,“办公墙上贴着滴滴的海报,员工也穿着滴滴的工作服”。   “我没有双证,也不是北京户口,可以跑吗?”他问。   “基本不会被抓,但是尽量避免去火车站、飞机场这些地方。即使抓到了,公司也会报销,你放心吧。”李洋记得,当时对方是这样答复的。   对方给了李洋一张表,上面有21款车型和两种租赁模式。   一般租期都是6个月,分为整月租赁和“分期租赁”两种模式。   分期租赁适合手头紧的人,最少只需要缴纳3000元,就可以拿走一辆车跑滴滴,门槛极低。   李洋事后发现,和他一样从客户端进入滴滴的人,只是少数。   有一部分人,是被QQ群、朋友圈、各大社交平台中的招聘吸引而来,另有一大部分人,来自朋友同乡的介绍。 汽车租赁公司的朋友圈宣传:当司机门槛低,一对一指导挣钱。 介绍司机能获得现金红包300元。   四川人远生,就是从招聘网站而来的。申请完之后,他就接到了邀请电话,让他去门店选车。“我被‘每月轻松过万’打动了。”他回忆。   为此,他还把自己的老父亲拉到北京,一起跑滴滴。   但这个模式,其实和监管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因为监管的主要意图和出发点,是希望网约车的司机素质高,车辆好,且安全有保障。   “我们对司机的要求就是,没有一次性被扣12分驾驶分,没有犯罪记录。”多位租车公司的业务人员称,没有犯罪记录,是他们对滴滴司机的主要要求。   因为门槛较低,司机的素质就很难保证。   此后,滴滴曾爆发过多起与滴滴司机有关的安全事件。“这多多少少都和这么低的入行门槛有关。”多位业内人士指出。   网约车监管中还要求,司机必须持有“双证”才能上岗。   但这些租车司机,大多没有,或难以取得双证。   “我们所管辖的800多名司机中,拥有双证的人只有30多个。”小C透露。   “如果是租来的车,肯定有很多人是无法满足双证要求的。”但李洋称,几乎所有前来租车的司机,都会得到租车公司的统一答复:“被查到,我们报销罚款。”   “我们和滴滴达成了某种合作,会帮助司机缴纳罚款,还会告知司机尽量别去火车站、机场。”吴光透露,被查到的司机太少了,两个月来,只有一例。   “就算被扣车了,我们一两天内就能把车拿回来,不会耽误司机出车。”他表示。   而几乎全国各地的租车公司,都会根据当地监管要求,给出承诺“报销罚款”。   双意途顺汽车租赁公司、建坤永昌汽车租赁公司和山得利汽车租赁公司,都告诉了一本财经相同的答案。   比如,双意途顺汽车租赁公司的管理人员表示:“我们是和滴滴合作的公司,能帮司机缴纳罚款。”   租车公司也会帮助司机绕过层层监管。   审核门槛低,并帮助司机绕过监管,这些操作中,无疑都存在安全隐患。   03 金融盘剥   滴滴与这些租车公司是如何合作的?   一家租车公司的负责人林斌透露,他们除了收取司机的租车费用之外,还可以收到来自滴滴的分润。   在早期,这个分润的比例非常可观。   林斌透露,滴滴会从司机的每个订单中收取20%的抽佣,再把其中的2%到8%返给租车公司。   但租车收入只是其次,这个领域最赚钱的,是金融收入。   “几乎所有的租车公司,都会鼓励你以租代购。”林斌透露。   所谓的以租代购,说白了就是“分期购车”的变种。   但分期购车有一个要求:首付最低30%。购车门槛更低的“以租代购”模式,于是崛起。   以租代购在这个领域的要求是:首付只需要10%,但通常司机要和租车公司签订3年的合同。   “跑滴滴的司机,绝大多数都会选择以租代购,因此宣传特别好,首付一成,跑三年滴滴,不仅赚到了钱,车也是你的了。”林斌透露。   实际上,这个模式背后陷阱重重。   通常在租金的基础上,再加上利息,这个模式实际上收取的费用,比直接租车要高得多。   而租车公司特别喜欢以租代购这种模式,不仅能收取高额利息,还能去库存。   所以,他们在和司机沟通的过程中,都会引导对方使用“以租代购”。   租车公司赚了三种钱:租车钱、利息,还有滴滴的返佣。   “早期,不少租车公司赚到很多钱,年入千万。”林斌称。   很多公司看到这个行业的暴利,开始纷纷涌入。   玩家变得越来越多,蓝海变成了红海,甚至是血海。   行业的暴利性开始消失。   首先,滴滴在市面上开始占据垄断地位。一家企业夺下江山之后,通常就会开始垄断性的收割利润之路。   乘客感觉到补贴开始减少。而滴滴对司机和租车公司的补贴,同样也在减少。   “现在的补贴越来越少了,每招募一位司机,滴滴平均只能奖励100元。”林斌现在每年的补贴近10万,以前有四五十万。   司机李洋也表示,自己的收入在直线下降,“以前每天赚四五百,现在每天有三百就不错了。”   其次,很多城市监管太严,司机开始减少。   很多司机担心被抓,且补贴减少,就转型到其他领域。   最关键的一点是,因为租车玩家增多,大家都在疯抢司机和市场,租金价格被打得越来越低。   在三方的压力下,租车公司的利润被不断削薄。   “我们甚至开始亏钱,但是和滴滴、司机都签了合同,又不能不干。”多位租车公司的负责人称,滴滴的合同是排他性的,无法再与其他平台合作。   一家租车公司的创始人韩东磊与滴滴合作5年,缴纳了近十万押金。“我们只能听从滴滴的安排。即使滴滴没有补贴,我们也得继续做。”他表示。   滴滴对他们的管理也越来越严。   “我们获得补贴的方式是依据评分,滴滴制定了数十项评分标准,为租赁公司打分排名,且规则变更频繁。”韩东磊称。   于是,不少公司开始从司机身上去榨取利益。   行业为了招募司机,开始变得不择手段。   “我们在各大论坛甚至大街上贴广告,去招司机,直接说可以月入两万,还用美女做销售,忽悠司机赶紧签合约。”一家租车公司的销售员何佳透露。   “为了抢司机,我们鼓励他们用以租代购的产品,设置一些金融陷阱,表面上看首付低,其实后面的利息很高。”何佳称,因为表面看首付很低,司机觉得自己还赚了便宜。   但很快,司机就会发现,利息过高,他们每天跑车的钱,都不够支付分期和利息。   位于广西的小阳就曾拿用以租代购的方式买了日产轩逸轿车,租期三年,每月租金3030元。   他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每天毛收入不到200元,根本不够还租金。   后来才发现,其实他购车的价格,高出市场30%。   还有不少司机因为当地监管变动,车无法上路,导致难以还钱。   但是,针对这些变动和细节,在以租代购的合同中并无体现,大批司机们不仅丢了工作,还债台高筑。   因此,最近,全国范围内都曝出了新闻:很多租车公司被滴滴司机拉横幅抗议。   但抗议归抗议,行业还在有条不紊地继续。   2018年,滴滴就开始扩张自己的汽车租赁版图:收购人人车,自建租赁公司。   “滴滴变成了我们的竞争对手。”韩东磊认为,自己只是滴滴成长路上的“炮灰”——需要他们的时候,滴滴就让他们打前锋,不需要的时候,他们就马上可以被替代。   随着网约车的盛行,租车跑滴滴的一片灰色江湖开始出现。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这个行业的口头禅。   位于食物链顶端的滴滴,在垄断市场后,正在丧失原有的口碑。   乘客对司机的抱怨增多,司机怨声载道,而租车公司,也心怀不满。   “滴滴没有忠诚的信徒,只有短暂的利益合谋。”韩东磊称。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